人民网|许鑫:疫情下,如何把握数字经济发展机遇?

发布时间:2020-05-06 编辑:品牌部

编者按:疫情防控期间,数字经济的作用显现出来,在满足人们生活需求、恢复生产、降低疫情传播、保障社会安定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如今,国内疫情趋于平稳,但在线直播、远程办公这类方式还会成为主流吗?疫情对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有什么影响?人民上海会客厅邀请到了华东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高校智库电竞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许鑫,针对“疫情之下,如何把握数字经济发展机遇?”这一热门话题进行了访谈。


华东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

华东师范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上海高校智库电竞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许鑫


记者:疫情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不少市民也越来越适应这种数字化生存状态了,您这段时间是不是也采取在线方式教学和工作?

许鑫:是的。新冠肺炎疫情以来,按照国家积极组织复工复产精神以及学校“停课不停学”的安排,我们大量的工作都是在线上进行,上课采用直播方式,会议采用网络会议,有些需要协作的办公事务也通过使用各种在线工具推进。


华东师范大学学生张兴宇在线观看思政大课(图片均由华东师大提供)


记者:说到直播授课,我们关注到,您最近也在媒体上呼吁促进直播经济,推动在线新经济,能否谈谈疫情给我国的在线直播经济带来哪些变化?

许鑫:关于新冠肺炎疫情下我国在线直播经济的变化,我想谈几点自己的感受。

消费者线下消费模式向线上消费模式转变,“泛零售业”加速发展。疫情期间,许多商场、品牌积极利用在线直播宣传推广商品,用线上商城代替传统的线下购物,将线上消费和线下物流相结合,加速了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泛零售业态的形成和发展。

各行业带货直播现象更加突出,盈利模式更加多元。传统的在线直播经济主要靠用户打赏形成收入,这种单一的盈利模式在2019年有了多元化的趋势:广告流量变现、PU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模式、“直播+”购买行为等逐渐为直播平台带来收入,而疫情的暴发则显著加剧了这一趋势。


崇明大叔在线直播,一夜卖出8000斤芦稷。(崇明区新闻办供图)


企业重新思考商业模式与客户关系,积极利用在线直播促进品牌营销。疫情期间,除了传统的直播带货行业,餐饮、房地产和汽车等行业纷纷展开服务型直播:餐饮企业开启厨房直播,汽车品牌直播生产流程与工艺水准,房企通过线上VR直播看房卖房等。这些直播模式有效拉近了品牌与消费者的距离,并促使消费者的线上认知转化为线下消费行为,有利于品牌营销。

疫情催生的泡沫型单一内容直播经济容易昙花一现。疫情期间,为保持防控所需的社交距离,人们普遍居家隔离。大量空闲时间的存在催生了为消磨时间而出现的“睡觉直播”“云蹦迪”等直播风潮。一位直播睡觉的主播观看人气最高的一天共有1850万人在线围观,打赏金额约十万。但随着全国复工复产的有序推进,因为缺乏内涵,这类单一直播的流量和热度正在不断消减。


记者:疫情期间,不少单位采用了居家远程办公的方式,您觉得这种方式未来会成为主流吗?

许鑫: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国家和地方政府提倡远程办公,这是政府在特殊时间的权宜做法。作为一种工作形态,客观上讲,不是什么企业都适合远程办公,不是什么工作都适合远程办公,也不是哪个员工都适合远程办公,为此应避免“一刀切”的策略。

从工作性质看,以知识工作为主体的公司比较适合采取远程办公,如信息行业、咨询业、保险业等。对于工作性质需要频繁性地操作机器设备或处理实体物料或需要频繁性地接触人员的工作单位,可以借助新技术,部分实现远程办公。

我们还注意到,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做好远程办公的技术保障工作的。目前,很多企业远程办公,为确保数据安全以及对企业内部信息系统的访问,大多采用VPN的方式进行连接,这对企业网络设施建设水平、VPN带宽、接入点分布以及员工办公地点的网络水平提出了一定的要求。为此,企业的技术人员和通信服务提供商之间应提供联动机制,企业技术人员需要合理设置企业VPN网络,通信服务商也需要根据实际情况,适当调整企业和员工办公地点的带宽保障,协同做好远程办公的保障运维工作,确保远程办公的平台稳定和网络流畅。


记者:不管是在线直播,还是远程办公,都是数字经济的某一类具体表现形式,能否借此谈谈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影响?

许鑫:疫情在短期内给中国的传统经济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数字经济也难以独善其身,例如依靠人员流动的共享出行、共享住宿等行业遭遇冰冻期,具有人群聚体特点的电竞赛事等被紧急叫停。但是,也有部分数字经济产业在疫情期间得到了快速发展,并且在一定程度起到了稳经济、促生产的作用。如电子商务及其物流供应链为疫情期间人们的基本生活物资提供了有力的保障,协作平台为企业员工在家办公提供了技术支持,在线教学成为人们日常学习的主要途径,网络视频、游戏、网络直播为人们的日常娱乐提供了平台。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这些数字经济行业的发展步伐,甚至对我国传统经济的数字化改造产生“倒逼促进”效应,利用数字经济加速我国的经济发展,实现我国传统经济的数字化转型,是缓解甚至消除此次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影响的重要途径,我们应该牢牢抓住此次数字经济发展的契机。


记者:您觉得应该如何推动我国数字经济的发展?

许鑫:当前情况下,首先是要保证数字经济行业全面的复工复产。ICT产业是数字经济的基础,数字经济其他行业的发展离不开ICT产业提供的各种软硬件和通信服务的支持,同时ICT产业已实现高度自动化,因此全面复产复工是可以优先保障的。当生产水平发生停滞时,优先发展这些产业,可以起到带动一般产业的显著作用。而数码产品零售、线下电子娱乐等具有人员聚集或近距离接触特征的行业,在疫情结束后会产生较高的补偿性消费,因此可待疫情缓解后再全面复产复工。数字内容、电子商务等行业,在疫情期间并未受到太大影响,对这一部分行业应进一步鼓励和支持,以保障疫情期间人们的基本生活和娱乐活动。

对于政府而言,要根据数字经济企业异质性提供有针对性的措施政策。数字经济企业虽然都与数字技术密切相关,但是在细分领域、企业规模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在疫情期间遭受的影响也不尽相同。

在疫情期间,部分企业充分发挥其优势,为疫情的防控不遗余力,如大数据企业为疫情研判提供数据收集和分析,人工智能企业提供智能机器人等设备解决人员接触性问题,移动互联网企业开发了疫情监控和信息发布平台、供需对接平台等。但是这些企业在疫情期间订单稀缺的情况下,也面临较大的经济压力。因此,可以通过设立疫情防控奖励基金,对疫情期间表现突出的企业,可列入重点扶持企业目录并提供一定的奖金。

对于在疫情期间遭受冰冻期的共享经济行业,在疫情结束后仍有较大的发展机会,因此可通过减免税收、提供创新补贴等措施,帮助其度过难关。而互联网医疗、在线教育等行业在疫情期间获得了发展契机,这些行业因为事关人民身心健康,必须由政府相关部门进行严格管控,制定相关的行业规范,防止因企业良莠不齐而造成产业的恶性竞争,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发生。

对在疫情中得到迅速发展的数字行业和模式提供政策鼓励,以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从现有的数据看,线上购物、线上教育、线上娱乐都因疫情出现了一轮较快的增长。更为重要的是,经过疫情期间的消费习惯培养,人们对于线上消费的倾向会更高,这些行业因规模的扩大能够产生新的就业机会,可以一定程度上吸收因疫情而失业的人员。同时,一些新的商业模式涌现,如共享员工模式,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解决电商配送环节的“用人荒”和餐饮企业“闲得慌”的矛盾,对于这些新的商业模式应制定相应的法律政策进一步完善和规范,在保障员工合法权益的前提下,让这些新的商业模式得到健康发展。同时,政府也可以发挥引导作用,将居民消费引导进入产业数字化领域,如公共健康相关的消费,实现超常规增长。

此外,大部分数字经济企业天然具有的网络性、平台性特点,使得其对于物理办公空间并没有过多要求,对小微企业帮扶也可以体现在取消或者放宽公司在注册和运营时对固定办公场地的要求,在应对疫情的同时促进此类公司运营模式的转变,降低运营成本,实现企业转型发展。


记者:您从产业链及政策支持的角度给出了不少有价值的分析,能否再从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角度再谈一谈?

许鑫:以前许多企业可能认识到生产环节、客户服务环节数字化的重要性,但是对内部管理数字化的积极性不高,这次疫情是推动企业内部经营管理数字化转型的契机。但是,从目前的企业内部管理数字化的情况来看,由于执行仓促,很多企业面临效率低下等问题,亟需进行指导与培训以及基础设施的完善。政府可在此环节中发挥引导作用,组织内部管理数字化水平较高的企业介绍其经验,亦可牵头建立稳定性、安全性高的办公协作平台,推动企业的数字化水平。此外,可通过政府建立供需信息平台,一方面可为疫情期间滞销的产品打通销路,解决供需平衡,防止通货膨胀,另一方面也可以引导传统企业利用平台进行数字化转型,实现“农业数字经济”“工业数字经济”,实现整个社会数字化水平的一次飞跃。

数字经济已成为全球新一轮产业竞争的制高点,是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我们应牢牢把握新一轮技术发展浪潮,加快数字经济创新发展,抢占数字经济竞争与合作的创新高地。 


作者丨许鑫(华东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部教授、上海高校智库电竞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来源丨人民网

原文链接丨http://sh.people.com.cn/n2/2020/0429/c134768-33986478.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沐鸣娱乐网址